合江资讯
当前位置:合江资讯 > 社会 > 故事:在路边救一男子,他痊愈后提个要求,让我有了害死他的念头

故事:在路边救一男子,他痊愈后提个要求,让我有了害死他的念头

发布时间:2019-10-25 08:48:56

在路边救了一个人后,他在康复后提出了一个要求,这让我产生了杀死他的想法

他带着希望来了,真的吓了姚勤一跳。

希望就是金钱。

赵丽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成了毒贩,但他突然成了毒贩。他支付了姚勤的医药费,并买了许多补品像儿子一样在姚勤父亲的床上侍候。

姚勤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担心自己的钱不够干净。但是现在,即使钱不干净,还能是什么呢?

亲戚和邻居借了他们能借的一切,但是父亲的病是无底的,只能在他离开的那天填补。

她别无选择。

赵丽的敌意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,当他平静地做事时,他也会产生一种值得依赖的幻觉。

在这个时候,姚勤会觉得自己骨子里还是善良的。

但他一开口,姚勤就想把他再次送进地狱。

“你欠我一条命。”

“我以前救过你的命。”

“我没有让你救我。”

“那你也救不了了。”

赵丽听到这里,认真地说,“这是你说的!我不会再付钱了。”

“不要!我错了!”姚勤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连忙阻止了,但不小心抓住了赵丽的手。当她做出反应并想传播它时,赵丽紧紧地抓住了它。

姚勤羞红了脸,愤怒地挣扎着想要挣脱。赵丽微笑着看着她的脸,就像猫戏弄老鼠一样。她试图挣脱,但无法满足。

“嫁给我。”赵丽突然说道。

姚勤愣住了,咬牙切齿地说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不能忘记你。”赵丽毫不害羞地张开嘴,紧紧盯着她,认真地说:“那天我从死亡的边缘回来,我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你。从那以后,只要我闭上眼睛,我的脑海里就会充满你。我想你会一直跟着我,也许我可以睡得很香。”

“别做坏事,不怕鬼敲门。你睡不着,因为你做了太多坏事。”

"那么我借钱给你不是件好事吗?"

姚勤不知道该回答什么。

赵丽似乎特别喜欢看着她说不出话来,微笑着说,“上帝,为了做一件好事,也应该允许我做另一件坏事。”

他把姚勤搂在怀里说:“你必须嫁给我。你别无选择。”

姚勤仍在拼命挣扎,但他仍是一只瓮中之鳖,无路可逃。

姚勤忍着,忍住了眼泪。

因为现在她不得不依靠他继续她父亲的生活。

姚俊回来了。

当他得知父亲病入膏肓时,他悲痛欲绝。他哭着抢走了土地。他一点也不像一个不屈不挠的人。

姚勤一直认为他只是太害怕他父亲的离去,但他不想要另一个悲伤的原因。

姚俊在外面赌博,欠了很多债。他回来是为了隐藏他的债务,但他不想他的家人如此悲惨。

姚俊后悔了,但是迟到了。债务人走到他面前,说他不会还钱,也不会砍掉他的手。这就像跟踪冥府。

姚勤很害怕,听着姚俊的呼救声。她的心像在油中煎。

情急之下,她去了赵丽。

“我可以帮忙,但我有一个条件。”赵丽显然利用了这场大火。

姚琴知道他想说什么,也明白当前的形势,所以她停止了挣扎,“我愿意嫁给你。”

赵丽不相信,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姚勤非常着急,小鸡啄了啄米,点了点头,然后赶紧拉着他去救他。

姚俊的债务仍在偿还,姚勤一生都被卖给了赵丽。

不久,两人举行了婚礼。姐姐和弟弟都哭了。他们预见到了姚勤的未来,为她感到难过,但对此他们无能为力。

只有身患绝症的父亲非常高兴。他似乎忘记了他有多讨厌赵丽。现在,他的脑海中可能只充满了赵丽为他服务的日子。据推测,他已经认定赵丽是个好人,也将是个好女婿。

因此,他会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
似乎有人断言快乐的事情会变成悲伤。

姚勤全身瘦弱。她有一双大眼睛,但是现在她看起来像一双大眼睛。她总是直直地盯着一个地方,好像要用眼睛钻一个洞。

赵丽没有给她多少安慰。用他的话说,他很忙,因为姚家浪费了太多的钱。

金钱是万恶之源。

想到这,姚勤想死,但觉得自己很懦弱。因此,她在放松了一段时间后,决定赚钱还债。

赵丽对她恢复活力非常满意,但他仍然想揍她,“首先,你不能把你生命中的钱还回去;其次,即使它被归还,你也不能离开。第三,在我们之间,决定权总是在我手中。我想从头开始。我想结束,然后我可以结束。”

赵丽和姚勤之间没有爱情。姚勤对赵丽只有恐惧和仇恨,而赵丽对姚勤的坚持只是因为他没有得到。

但是现在我明白了,无聊只是时间问题。

姚勤等着他累了,等着他说一切都结束了,但等着他怀孕的消息。

这是赵丽第一次对她温柔,小心翼翼地蹲在她面前,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,微笑着小声说,“我儿子能感觉到我父亲吗?”

他惊讶地说,然后对姚勤说:“我儿子动了,动了,他只是踢了我一脚!”

他快乐的外表让人感染。姚勤不禁笑了起来。

那是他们最像夫妻的时刻,只是这一刻。

赵丽的母亲去世了,所以他找了个人来照顾姚勤。

的确,所有人都说母亲依赖儿子。

姚勤确实过着轻松舒适的生活,但只是短暂的半年。

赵丽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。简而言之,他现在一无所有,破产了。

姚勤没有地方问他发生了什么事。他唯一能知道的是她的好日子已经过去了。

赵丽开始喝得太多,喝醉时打碎了东西。

姚琴怀孕了,害怕受到惊吓和影响她的孩子,所以她总是眨眨眼提前出去。

但是那一次,她没能及时出去,所以赵丽抓住她的头发,拍了她几下。

姚勤死撑着肚子,然后拼命呼救。幸运的是,邻居及时来了,所以她没有任何大问题。

然而,正因为如此,她提前生了孩子,她的女儿出生时瘦得像泥一样,这让人们感到苦恼。

赵丽得知她生了一个女孩,责备她赔钱。她再也没有看他们一眼。

姚琴在她姐姐家呆了一个月,但很快就回家了。

姐夫不满意姐姐带姚琴回家监禁的决定。赵李奔是个坏人。现在他更加穷困潦倒了。他是个坚强的孩子。姐夫担心会惹上麻烦。

姚勤并不责怪他的姐夫。毕竟,赵丽是个混蛋,没人愿意靠近。但是她不是一个混蛋,所以她不能看着她姐夫每天都害怕。

赵丽最近一直忙于复出,没有时间和他们的母亲和女儿说话,所以他们可以过上安全的生活。

赵丽没有钱,他们俩都吃东西有问题。

姚勤有一些技巧。他编织篮子来做扫帚和绣花鞋垫。他能做他能做的一切。他每天带着他的孩子去市场卖他们。他勉强维持生计。

孩子长大后,生活变得简单了一点。姚勤咬牙坚持。

然而,赵丽是上帝派来故意折磨她的。他高兴的时候告诉她,不高兴的时候随意拥抱孩子,打她。有时候孩子哭了,他很难过,不管孩子是否小,他都会直接下手。它冷血无情,比动物还糟糕。

姚勤想要离婚,但赵丽不同意。姚勤找了个人来帮她,但这位官员很难分解家务。即使在别人面前,赵丽也可以承认自己的错误,但这个家庭属于他们两个人。赵丽总是有很多机会打败她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后来,姚勤变得麻木和熟练。她可以准确地避开赵丽的殴打,甚至可以预测他下一巴掌会在哪里,下一脚会在哪里。

姚勤的耐力一直很好。只要赵丽不伤害孩子,她会做任何事。

然而,赵丽总是不高兴地看着孩子,毫不留情地对他们下手。每次,姚勤都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就像孩子还在肚子里一样。

她非常擅长保护他人,并且一直做得很好。孩子们几乎没有受伤。

姚勤想偷偷带着孩子跑,但他害怕赵丽会和他妹妹算账。她太担心了,注定会活得很累。

但幸运的是,这孩子聪明、听话、聪明。每年鲜艳的奖状是姚勤一生的营养。

她除了孩子什么也没有。生孩子意味着拥有一切。

她坚持不懈,一直在祈祷,最终等待着人生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。

自从姚俊戒了赌,他就有机会以自己的坚定和能力发展。当然,在他有能力之后,他是第一次营救姚勤。

赵丽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同意,但是他需要钱。

历史会重演,但姚勤有主动权。

有钱,一切都容易。

赵丽愉快地与姚勤办理了离婚手续,并自愿放弃了女儿的监护权。然后他从姚俊拿了钱,去幸福地生活。

姚勤重生了。她终于顺从了她的心,带着她的孩子去了一个远离家乡的城市。

虽然这是一个新的开始,对不熟悉这个国家的人来说有很多困难,但是没有赵丽这个狗娘养的,任何困难都不叫困难。

她改变了孩子的姓和名,希望她一生幸福。

姚勤为他的孩子倾吐心声,训练她成为一个优秀的人。那都是她的血和汗。是什么让那个狗娘养的赵丽厚着脸皮走到门口去碰灯?

姚琴整夜都睡不着。过去的痛苦像一只百足昆虫一样慢慢爬过她的心,偶尔咬她一口。

姚勤想了很久,如果他敢再骚扰,就报警。

但她从未想到她如此努力培育的竟是白眼狼。

姚辛然说:“学校给了我一笔奖金。我必须孝敬我的父亲。”

姚勤几乎悲痛欲绝,以为你已经忘了他是怎么打你的?但是她说不出来,因为此刻她几乎不能正常呼吸。

赵丽听到这话时欣喜若狂,说:“爸爸不是想补偿你的钱。爸爸只是想你,想给你更多补偿。经过这么多年,我也明白只有女儿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姚辛然点点头,“我都知道,我从看父亲买这么多东西就知道,父亲有钱,只要父亲愿意认出我,我就可以跟着父亲。”

“你!”姚勤气得脑袋发麻,举起了手,但她不知道该打谁,最后不得不打自己的脸。“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一只白眼狼!”

赵丽很生气。“你怎么能说话?”

姚辛然连忙抓住他,“爸爸,你别生气,我们不要和她争论了,我们出去吃饭吧,我饿了,我继母在哪里?我们家有时间一起吃饭!嗯是的,没有我妈妈……”

父女走得越来越远,甚至没有关门,但是姚勤没有勇气把他们赶走。

她的骨头很软,她只会以微弱的方式接受命运的羞辱和折磨。她甚至没有勇气大声喊疼。

姚琴没有想到,她真的没有想到,她聪明的女儿怎么会变成这样?这还是她肚子里出生的孩子吗?

然而,与这个问题相比,姚勤更害怕自己的女儿会被欺负。

赵丽的妻子也不是一个严肃的人。她属于那种冷酷无情的女人。据说连赵丽都害怕她。他们经常打架,有时使用刀子。

这两个都不是好错误。姚辛然在他们手里。那不是像一只被屠杀的小绵羊吗?

想到这里,姚勤有了行动的能力,她连忙追了出去,却发现两个人已经不见了。

姚勤很害怕,想报警,但当他们听说孩子们自愿跟着他时,他们根本不想负责。

没办法,姚勤只能去打听,但像是故意瞒着她,父女没有消息。

她如此努力抚养的孩子被别人抢走了。

姚勤想自杀。他买了所有的杀虫剂,但赵丽回来了。

“小婊子!她在哪?叫她出来!我要杀了她!”

姚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害怕地问:“辛然怎么了?”

“都是你养大的好东西!”赵丽指着她的鼻子喊道:“从表面上看,我被当成了父亲,暗中挑拨离间,偷了我的钱!我厌倦了生与死!”

姚琴回答说她的女儿失踪了。她惊慌地抓住赵丽,问道,“辛然在哪里?”

赵丽推开了她。“我还是想知道!你这个狗娘养的!不要给你的脸丢脸!”

他说着,举起手来打姚勤。姚勤本能地想躲起来,但没想到姚辛然突然出现,把手中的啤酒瓶重重地摔在赵丽的胳膊上。

“狗娘养的!”赵丽抓着他的胳膊,看起来很凶猛,想踢姚辛然,但她抢先一步,摔倒在地。

姚辛然手里还拿着酒瓶的嘴。锋利的玻璃镇流器看起来非常危险。她把这个家伙抵住赵丽的喉咙,冷冷地说,“在我生气之前离开这里。别再来了。我以前只是和你玩过。如果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,我会把你送进监狱。信不信由你?”

赵丽瞪大眼睛,“我是你老子!你敢打我!”

姚辛然冷冷哼了一声,“我敢杀你。”听到赵丽本能的乞求怜悯后,他增加了双手的力量,满意地笑了。“我是你女儿。你知道我体内流着什么样的血吗?”

赵丽惊慌失措,姚辛然看起来太像他了,但是这种力量比他强一百倍。原来,他只听说他的女儿已经成为高考状元,而且有一大笔奖金,所以他想过来抢钱还债。谁知道这个小女孩有太多的心和思想,这不仅使他和他的妻子打架,而且差点被黑手党杀死。

“妈的!”他骂了一句就逃走了。

最后,这个空间里没有叫赵丽的混蛋!

“你……”姚琴不敢相信地看着女儿,她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“你在看什么?”姚辛然的脸仍然很冷,但是他的语气很温暖。“人们必须学会反抗,你必须忍受。总有一天我会被他抢走的!”

原来她在假装,她的女儿仍然是她的!姚勤很感激,但他忍不住哭了。

姚辛然抱住她说,“赵丽的妻子是个恶毒的人。我只是随便惹了两个字,两个就闹翻了。别哭。我也想给你发泄,不想真的让你难过...我的确偷了他的钱,但那是他欠我们的。我没有乱花,我把它都捐了……”

姚勤摇摇头。她不在乎这个。她抽泣着,“我以为你真的不想要我,你以后不要这样,妈妈知道错了,妈妈会变的,会知道反抗……”

她双手捧着姚辛然的脸,害怕地说:“你怎么能打他?如果他报复呢?”

姚辛然说:“这些天我已经掌握了他的基础,很快他就会和那个女人一起进监狱。”

姚勤仍然担心,“总有一天他会出来的。”

姚辛然不在乎:“他一出来,我就让他进来!我不怕!”

姚琴很高兴她的女儿不是像她这样的软骨头。她比她想象的要坚强。她知道如何抵抗和保护自己。

她的女儿真的长大了。

姚辛然抱着她,准备扶她到沙发上,但是当抬起她的脚时,她的腿软了,半跪在地上。

姚勤吓了一跳。“怎么了?”

姚辛然害羞地说,“害怕”

她只想用智慧把赵丽送进监狱,然后她溜了回去。谁知道她看到赵丽的狗娘养的意图暴力,她没有想太多。当她在邻居家门口的垃圾袋里看到一个酒瓶时,她把它当成了武器。

姚琴一直教导她,和平是最重要的。这几乎是她一生中第一次开始打人。结果是她自己的父亲。天知道,她真是个好孩子。

“不要害怕。”姚勤笑着扶她起来。然后他们互相扶到沙发上坐下。她悄悄地把杀虫剂藏在口袋里。"别害怕,妈妈将来会和你打架的。"

从现在开始,姚勤不再是一个懦夫。(作品名称:女儿最重要,作者:悲伤和沮丧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上一篇:iPhone 11集体首碎,画面惨烈!维修成本堪比换新机
下一篇:迪安诊断将如期完成回售部分债券的本金及利息支付